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性爱娇娃
性爱娇娃
毕业后这次遇到A,我也不再是处男了,她也离了婚不再是我哥们的老婆了。正好我閑的蛋疼,见到她又勾起了一年多前的那次暧昧,能让人不动心吗?考虑了一下后就给她发了一个短信,约她晚上吃饭叙旧

  其实我俩哪有什幺旧可叙啊,最值得叙的就是那天那场未完的故事了,估计她也知道。果然和我猜的一样,A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A说她5点锺下班后要回趟家,最后我们定在7点在商业街上的必胜客吃披萨。6点半我就迫不及待的赶到了必胜客,等她的时候正好看看过往的美女消磨时间。

  没到7点A就出现了,呵呵,看来着急的不只我一个人啊。我说她为什幺要回趟家再出来呢,原来是去换衣服了。

  看得出来A是精心打扮过才来的。上午的职业装换成了黑色半透明的薄纱连衣裙,下摆还是到大腿上,没穿丝袜,光脚穿着咖啡色的鞋拖。烫着小捲的黑亮亮的秀发好像刚洗过,用一条淡黄色的手帕简单的扎在脑后。没有化妆,只擦了微微的唇彩,小巧的嘴唇在灯光下显得晶莹剔透,让人恨不得重上去咬上一口。

  落座后我们很有默契地都没提大学时候的事,随便的聊了聊各自的近况,从她口中我知道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单身,同事中有人追她,她没看上人家,也有人给她介绍男朋友,也没成功,下班后的娱乐一般是和几个姐妹去泡吧等等。

  提到泡吧,我正好趁这机会邀请她晚上一起去。A爽快的答应了,真是很上路啊。联系到A之前的表现,估计在酒吧应该没少玩儿ONS。

  但也无所谓了,我俩这关係肯定发展不成男女朋友了,只要她之前别玩儿得太开放弄上什幺病才好。估计不至于,怎幺说也是在电视台工作的,不会不要面子把自己名声搞得太坏。

  吃过了饭已经快9点了,出门打车往酒吧去的路上她已经主动挽上了我的胳膊像对情侣一样了。

  在车上我俩并排坐在后面,我很自然的把手搂在了她的腰上,她也轻轻地靠了过来,还把手自然地搭在我的大腿上。透过裤子传来了一丝温暖,再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香水味,我又不争气地硬了。好在车裏比较黑,估计她没看到。

  路上我俩谁都没有说话,车裏的气氛有点沉闷,好在路不算远,一会儿就到了。

  酒吧裏人不多,还没有到10点呢。只有10来桌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喝酒,DJ倒是来了,但还没开始工作,店裏放着轻音乐。

  我俩找了个靠角落的2人小桌落座,推销酒的小妹来后我看了看A,让她来点酒,A说她上次来时要的一瓶黑方还没喝完,就让小妹给拿了过来。

  好姑娘,知道帮我省钱。酒拿来后我才注意到还剩大半瓶呢,今天就两个人要是都喝了看来有难度,不能喝酒误事啊。

  边喝酒边漫无目的的瞎聊,期间在桌下我不时地用腿蹭A的小腿,A不但毫不躲闪有几次干脆就用她两条美腿把我的腿夹在了中间。

  disco的音乐响起后我们上去蹦了一会,我的双手自然没少在她身上游走,A还不时把她的香唇在我鼻翼下晃来晃去,勾得我心旌摇蕩,真想当场就把这小妖精背过去按在场子的扶手上从后面干上几下。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再呆下去就是浪费时间了。11点的时候我从她眼中看到了迷离,这个在酒精作用下彻底的撕掉了僞装放鬆下来的小美人,像一朵妖豔的花一样在酒吧迷幻的灯光下散发着既危险、又诱人的香气。

  出门上了出租车我没问她的意见就对司机说了我的住址,A带着微微的酒意嗔怪的瞥了我一眼,然后立刻拿出手机告诉她家裏人说她今天在朋友家住。挂掉电话后直接关机,之后一头靠在了我的怀裏。

  我家比较远,虽然一路上A没有说话,但当我的嘴俘获她的樱唇时她主动地献上了她的香舌。我的左手攀上她的双峰,我的右手探入她裙摆下探索她双腿间的沟壑。还有不时吹在我脸上的她迷乱的气息,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我她没醉,也没有睡。

  交了车费后拉着她迅速沖入楼道,在黑暗的电梯间裏我迫不及待地一把A按在了墙上吻上了她的双唇,双手也同时在裙摆下摸到了一抹冰凉的润滑。

  A摸上去很丰满,两条光滑的大腿和翘臀上很有肉,而小蛮腰却又纤细得盈盈不堪一握。电梯的到来打断了我们的疯狂,电梯裏的灯光明亮的刺眼,我不由得在心裏大骂物业那帮王八蛋不懂得节能。

  或许是因为害羞吧,A在电梯裏站在了我的面前背对着我,任由我从后面抱着她双手在她的双峰上肆虐。

  进了房间后关上门,A把她的包往地上一扔我们就疯狂的抱在了一起。嘴上品尝着她香甜的口水时我拉住了她的手引向了我的鸡巴,原意只是想让她摸摸有多硬,没想到A竟然很主动的拉开了拉链把它解放了出来。

  我那硬得像根铁棍一样的大鸡巴一弹而出时,正好碰到了A的大腿。她娇羞的「啊」了一声后一把推开了我,忽的俯下身去竟然直接一口就含住了我的大龟头,丁香小舌在上面盘旋了起来,一只手还在鸡巴上不停的撸着。

  A的口技好得不得了,简直接近专业水準。不但全无齿感,还懂得时而舔我的冠状沟,时而舔马眼,时深时浅,偶尔的还来两下深喉,那爽得真是让人魂飞天外啊。

  进屋没来得及开灯,在她给我口时我一直借着月光看着她线条柔和的小脸,口交了一会她忽然擡头和我对视了一眼,嘴上手上也同时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皎洁明亮的月光下,一个扎着淡黄手帕梳着马尾辫的清纯美女蹲在你的身下不停地给你口交。那一双闪亮的大眼睛还一眨一眨、毫不躲闪地对视着你,这是何等的刺激啊!我极少见地没把持得住,一下子就射了。

  A感觉出我要射,想把嘴拿走。男人都知道,马上就要接近高潮顶点的那一瞬是最舒服、最爽的一刻。怕她逃走我不由自主地双手紧紧地按住了她的头,龟头插向了A喉咙的深处。结果憋了许久的浓精一股脑儿地全发射在了A的喉咙裏面。也许是经验丰富的原因吧,A竟然没有呛到。

  我射完后双手上的力度一松,A立刻挣脱了我往卫生间跑去,我也马上跟了过去。A打开灯扑在洗面台上刚想将口中的精液吐出来的时候我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右手从后面紧紧捂住了她的嘴。

  那一瞬间镜子中A的眼神显出了一丝慌乱与惊恐,等她咽下了口中我的精液后,我一把把她转了过来吻上了她,把她要说的话堵在了嘴裏。亲一个刚吞咽过自己精液的嘴是有点恶心,但我就是要她吃我的精液,然后再心甘情愿的躺在我的身下撅起雪白的屁股给我操。

  当我看到A眼中的慌乱与愤怒随着我的深吻不断的消逝后,就一探身一把横着抱起了她蛮横的扔到了床上,接着就扑了过去三两下扒下了A的连衣裙。

  当我粗鲁地撕掉她的乳罩的时候,那一对儿让我馋了好久的大乳立刻向一对兔子一样跳了出来。我毫不犹豫的就用嘴裹了上去。A的乳晕有点大,但乳头大小还算正常。当时我们也都年轻,她的乳头虽然不是少女的粉色,但至少还没有黑。

  我嘴上用功的时候A也不甘示弱地扯掉了我的衬衫,双手熟练地往我的腰带探去。两人都赤裸相对后我发现月光下床上的A竟然显得那幺美,在这性感肉体的刺激下我刚刚射过的阴茎竟然又活了起来。虽然还不是100%的硬,但不影响插入。

  A那裏早已是水流成河了。A很配合的大大的劈开了双腿,我的鸡巴一下子就随着一抹湿滑探入了一条曲径深谷。

  A很紧,真的很紧,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我刚刚射过,操了几下后最初的兴奋就过去了,我决定趁着状态好迅速的把她送上高潮。A刚开始是如溪水流淌一样的细细娇喘,随着我的努力溪水慢慢彙成了河流,最后又转为销魂的涓涓细流般的娇哼,最后随着我的再次发射,这首销魂曲终于归于了平淡。

  搂着怀中的A,贴着她火烫的娇躯,我打破了沉默:「宝贝,爽吗?」「爽!」「这回看你还敢笑我小处男不了,呵呵。」

  「你个流氓,怎幺这幺猛啊?」

  「我还想问你呢,怎幺这幺紧啊?」

  「呵呵,紧还不好啊,你以为呢,你是不是以为我跟谁都来啊?」「没,别瞎说啊。我哪能那幺看你呢,我是说咱大学时我寝室的××,他应该挺猛的啊,怎幺没把你开发好啊?」「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能不能不提他?」

  「说说又怎幺了,我一个男的都没觉得别扭呢。再说你俩不是完了幺?」「那也不愿意提!」「你口技挺高啊!」

  「你还敢说呢,刚才你怎幺回事?你他妈的气死我了,人家可是第一次咽那东西,恶心死了!」「呵呵,看你技术那幺好,不是第一次吃了吧?」「怎幺不是第一次呢,以前没人敢射我嘴裏。」「那也行,算我帮你破了个处,也没算便宜外人。不过以后你老公就惨了,估计在想破你处就剩小菊花了。」说到这儿A沉默了一下,然后小声说了一句:「他哪儿也不剩了 」靠,一听这句话没乐死我,看来今天我得精尽而亡了。

  我把A揽过来在她耳边说:「那我让你用菊花破一次我的处?」A狠狠的捏了一下我的鸡巴说:「美得你!」然后就扑哧扑哧的笑了起来。

  之后我们都累了,一直睡到第二天7点才起。正好是星期六,不用上班。我醒来后看到A坦露着双乳躺在我的身边还在睡着。清晨阳光下的A虽然少了夜晚的妖豔,但也绝对清纯,没像一下酒吧裏的女孩一下见光死。

  趁着她睡,我仔细的欣赏了一下她的肉体,真的是性感无比,绝佳的最爱对象。A的逼不长,淹没在淡淡的乌黑芳草之下。阴唇很小,也没有发黑,完美的包裹着两片小阴唇,阴唇四周还残留着昨晚战斗的很紧,散发着淡淡的味道。

  一闻到A下阴的味道我发现我的鸡巴又硬了,手就不由自主的往A的阴道。

  在我的进攻之下A醒了,娇嗔的瞪了我一眼,说:「一大早晨你还要啊,是不是想操死我啊?」听到一个美女嘴裏说出「操」字,勃然引发了我的性慾,直接结果就是省略了很多步骤直接拿起昂扬的小弟弟往她的逼捅了过去。A一皱眉,但还是接纳了我。她出水很快,没操几下刚刚还干燥的逼就变得润滑了。

  等下面两人的结合处传来呱唧呱唧的水声后我忽然很想给大学和A处对象的我那哥们打个电话,感受一下操别人女友的感觉,就边操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了过去。

  A光闭着眼睛享受了,没注意我的动作,等电话响了几下拨通了,我叫出那小子的名字后A才发觉,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很明显,她不想让那小子知道她让我操了。

  她还是不够聪明,其实我又何尝想让那小子知道啊,毕竟是哥们。虽然是前女友吧,但也不太好。

  「喂,干鸡毛呢?」

  「操,你他妈才干鸡毛呢,大周六的这幺早就打电话,急死啊?」「滚犊子,这不想你了幺?」「去你妈,别恶心我,有事说事,没事挂电话!」我刚想编个给他打电话的理由,忽然听那边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是谁呀,这幺早?」估计A大概也听到了,一瞬间她的表情有些凝固,我赶紧顺坡下驴说:「真没事,你睡吧!」接着没给那边说话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收了线后刚想说点什幺安慰一下A,女孩儿幺,听到曾经操过自己1年多的男人身边又有了别的女人肯定多少有些不爽。

  可没想到A竟然翻身骑到了我的上面,拼命的上下蹲动了起来,次次一蹲到底。我甚至能感受到龟头触到宫颈的感觉,爽得我十几下就射在了她的身体裏。

  平静下来之后我想安慰安慰A,但A好像什幺都看开了一样,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之后A就成了我的固定性伙伴,每周大概都会做上2、3次。她有了固定男朋友后我想中断我们的关係了,可她没主动说,我自然不能主动提。现在她结婚1年多了,还偶尔找我做上一次,还想以前那幺紧。

  A,你这个性爱娇娃,遇到你真好。

  【完】